浅析《诗经》中的饮食文化

一、谷物种类多样化 
  《诗经》中共有46篇中涉及到了饮食,可以看出《诗经》中所涉及的食物原料种…

  一、谷物种类多样化 
  《诗经》中共有46篇中涉及到了饮食,可以看出《诗经》中所涉及的食物原料种类非常丰富,谷物,蔬菜,瓜果,肉类,可以说是应有尽有。饮食是人们赖以生存的基础,我国进入农业社会后,粮食就成为了主食,五谷“稻、黍、稷、麦、菽”在《诗经》中都有所体现。“五谷”这一说法,最早的记载是在春秋时期,《论语·微子》中写道,“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”,《诗经》中并没有“五谷”这一说法,只有“百谷”,《周颂·噫嘻》中说道“率时农夫,播厥百谷”。但这并不是说人类发现的谷物种类变少了,而是人类对于谷物有了比较清楚的分类概念。 
  《诗经》共有15篇到了“五谷”,其中“黍”的出现频率最高,为11次。其余的谷物出现频率分别为“稻”出现4次,, “稷”为4次,“麦”出现了5次,“菽”出现5次 (同一篇目中出现的按一次计算) 。可以看出当时黍是食用比较多的谷物。通读《诗经》,可以看出,里面所到的谷物不仅仅限于“五谷”,因为当时社会已经进入了农业社会,人们的种植水平有了高,比如《鸨羽》中的“不能蓺稻粱”,《小宛》“握粟出卜”, 《丰年》的“丰年多黍多稌”。《诗经》中“百谷”的说法,也可能是当时人类把谷物的分类较为详细,在发展过程中,渐渐的淘汰了产量低的品种,只留下那些产量高的谷物,因此便有了“五谷”的称谓。 
  二、野菜野果占的比重很大 
  诗经中到菜蔬果品的篇目分别是《关雎》《卷耳》《摽有梅》《谷风》《木瓜》《汾沮洳》《园有桃》《采苓》《七月》《有杕之杜》《甘棠》《宾之初筵》《韩奕》《生民》,到的野菜有2余种。《关雎》中描写,“参差荇菜,左右采之”就是写一个美丽的女子在采荇菜。野菜占的比例比较大,说明当时蔬菜的种植还不是很发达,也说明当时人们的生存环境还是很恶劣,人们采野菜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充饥。《淮南子 修务训》中说道“古者民茹草饮水,采树木之实,食蠃蚘之肉,时多疾病毒伤之害”; 《礼记 礼运》记载道“食草木之实,鸟兽之肉,饮其血,茹其毛。”这些都说明远古时期人类的生存主是靠采和捕猎,野菜野果占了饮食结构的很大一部分。到了周朝,虽然农业水平有了显著高,但是种植的谷物不够人们食用,人们的生活依旧很艰苦,所以采野食就成为了生存的很重的一个手段。 
  三、饮食的器具和烹饪方式 
  《诗经》中的烹饪器主是鼎,古代的鼎常见的是三足两耳,主用来煮食物。《诗经》中的食器主有笾、豆、大房、筐、莒等。笾和豆,《豳风·伐柯》“我觏之子,笾豆有践”。可见笾、豆是当初的主食器。大房是一种盛大块肉的食器,形如高盘。《鲁颂·閟宫》云“笾豆大房。”《传》“大房,半体之俎也。”筐、莒为《诗经》中常见的盛器,如《召南·采蘋》“于以盛之,维筐及莒。”就是采来蘋藻,用筐和莒盛。两个都是竹器,方的是筐,圆的是莒,也有用来盛饭的。 
  《诗经》中的烹饪方法也是多种多样的,如《小雅·瓠叶》中说“有兔斯首,炮之燔之”,“燔火炙之”,燔,是指将肉放在火里烧烤炮,用烂泥包着带毛的整兽在火里煨熟。后来还有做肉片汤和肉酱的。 
  四、祭祀和宴饮 
  民以食为天,最初的祭祀以献食为主手段。《礼记·礼运》称“夫礼之初,始诸饮食。其燔黍捭豚,污尊而抱饮,蒉桴而土鼓,犹可以致其敬于鬼神”。意思是说,祭礼起源于向神灵奉献食物,只燔烧黍稷并用猪肉供神享食,凿地为穴当作水壶而用手捧水献神,敲击土鼓作乐,就能够把人们的祈愿与敬意传达给鬼神。研究文字的起源也会发现,表示“祭祀”的字多与饮食有关。《诗经》中描写祭祀的场面很多,如《七月》中就有“献羔祭韭”的记载,《小雅 楚茨》整篇都是在描述祭祀的过程,我们可以体会到祭祀仪式的隆重,“济济跄跄”“ 执爨踖踖”。祭祀的人们既严谨又肃穆,食品种类的丰富,“絜尔牛羊,以往烝尝。或剥或亨,或肆或将”君妇把食物恭敬的装好陈列,宾客则献酒。 
  贵族在举办各种活动时,往往都离不开宴饮,“礼终而宴”,说明宴会的礼仪是非常重的,《小雅·宾之初筵》中描写道“籥舞笙鼓,乐既和奏,烝衎烈祖,以洽白礼。”既有音乐,又“烝衎烈祖”。另外,描写宴饮场面的还有《大雅·行苇》,其中描写了宴饮的游戏,射箭。 
  《诗经》中描写了丰富多彩的食物种类,烹饪种类以及饮食的习俗,饮食的发达,也说明了社会发展的进步,人类文明的进步,《诗经》中所记载的饮食文化,对于我们了解人类饮食文化的源头有着很重的作用。 
  参考文献 
  1精编家藏书系. 诗经M.广州广州出版社,26. 
  2张燕婴注释. 论语M.北京中华书局,26. 
  3李成军. 论《诗经》中的饮食习俗与礼仪J.学术交流21第8期.